相关文章

阳光下的法庭鹿鸣父亲坚称自己无罪 史泽峰收受栾坤贿赂款一事被查实

鹿鸣首探父亲对方坚称自己无罪 史泽峰收受栾坤贿赂款一事被查实

鹿鸣鼓起勇气决定到碌西监狱看望父亲,但他打算以律师鹿鸣的身份进监区探视。

得知史泽峰送儿子出国去了机场,蔡新盛立即带人前往机场“请”回史泽峰,在看到蔡新盛一行时,史泽峰心里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狱警看到鹿鸣的登记表感慨这么多年了,张大年的儿子可是头一回来看他啊,监狱长指名要见鹿鸣,他告诉鹿鸣服刑人员都需要得到亲人的关心和尊重,这对他们的改造是有好处的,凡是亲人经常来探望的犯人改造都很优秀,而张大年刚进监狱时自暴自弃,甚至抗拒改造,监狱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,如今张大年的改造也很一般,悔罪态度不好,只要有人说他是强奸杀人犯他就冲动与人发生冲突。鹿鸣把自己打算以律师身份见父亲的想法告诉监狱长。

鹿鸣终于见到了久违十七年的父亲,他谎称自己是刘建业委托来看他的,在询问张大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有没有悔罪时,张大年称自己没有犯罪,不需要悔罪。

宁佳怡来到公安局向田队打听王大利案的进展情况,田队对此只有四个字“无可奉告”,但关于凤凰山毒地案的调查进展倒是可以及时告诉她。自从清水河环保案之后就消失踪迹的王大利,这天突然出现在某渔港,意图在渔船上找份工作继续隐匿踪迹。

杨振华在科技创新大会上的演讲得到了一致好评,他回到家还不忘向妻子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,并表示艾瑞克被OW挤出中国市场指日可待。

张大年在狱中的一系列异常表现,让鹿鸣心中产生了困惑,他把一切告诉宁佳怡,宁佳怡幻想着如果他父亲不是罪犯就好了,那么自己父亲也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,说不定都结婚了呢。

经过纪检组的调查,执行局法官史泽峰的违法违纪行为被查实。栾坤是通过自己一个亲戚和史泽峰搭上关系,他企图通过给史泽峰送钱达到拖延执行和不执行的目的,而史泽峰向栾坤许诺已经将部分钱送给了原局长,栾坤信以为真,之前孟铎被陷害一事也是史泽峰干的。为此事原自强请求党组给予自己这个执行局的当家人以处分。

鹿鸣通过第三方检测机构得出结论,按照杨振华备案的方法,并不能生产出OW产品,以此可以推断杨振华的技术果真是抄袭的,这一旦公开真是科技界的一大丑闻。

白雪梅主持党组会议讨论通过阳光司法平台正式上线。白雪梅收到韩志成发来的请帖让她参加和HF集团的签约仪式,并表示要把剩余的执行款交给白院长,白雪梅委托执行局原局长派人参加。

王大利谎称自己在老家跟人打架打伤了人,跑出来有点急什么证件都没带,恳求船老大收留他干活,并不失时机地送上了一大包烟,船老大拿人手软,犹豫着答应了。

鹿鸣告诉养父母张大年并不承认自己有罪,刘建业表示一开始就觉得张大年干不出这种事,他只恨自己无权探视张大年,否则他一定要问问对方这话里的意思。另一边宁佳怡也在家里拉着父亲讨论所谓的美剧剧情,试图与父亲谈谈当年的张大年案。